原创

第573章 慌乱-初六苏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-笔趣阁

小雀岗西坡军寨,之前是照哨垒标准修造,伐木作栅,寨中仅百余步见方,非常的狭??;目前除了已驻入一营精锐外,还暗中运入的大量物资储备于此,极其拥挤。公廨大帐占地也极为有限,原木搭建两排狭窄厢房充当诸曹公厅;还有将吏休息的集体宿舍,有议事厅、有指挥大帐。指挥大帐居中有一张丈余长的木案,其上用松树脂、河砂制作的沙盘,清晰无比的显示出舞阳以北的汝水、颍水地形。徐怀站在木案,审视沙盘,问陈子箫、周景:“敌军在许昌、宛丘的部署,都摸清楚了?”陈子箫说道:“……岳海楼春后从明溪河撤军,其主力撤回宛丘(陈州治)休整,其麾下大将蒋昭德也弃召陵城北还许昌(许州治)。我们北出小雀岗,许昌那边没有动静,宛丘有两千兵马从商水西进,在这座叫黑石沟的小寨子里驻扎下来,距离北岸长坡约四十里路程!”召陵故城就在小雀岗东侧十数里外,但杨麟从蔡州撤出时,除了纵火烧毁召陵城中街巷外,还掘开召陵南侧的老榆河堤,引水灌入召陵。去年秋后,岳海楼麾下将领蒋昭德率部南下进逼驻守舞阳的刘衍所部右骁胜军,也没有修缮召陵残城,而是在召陵残城的西南侧修造营寨。不过,蒋昭德春后撤还许州,较为从容将营寨摧毁才走。现在召陵故城,基本上就剩几截残破城墙。“我们商议许久,”陈子箫站在沙盘前,介绍他到小雀岗后反复琢磨后的守御作战计划,说道,“当务之要,是要南北两岸建立稳定的往来,召陵残城也需要派出人手占据,以便模糊叛军的视线!”楚山前期要尽可能避免引起岳海楼的警戒,连小雀岗这边都没有派太多的人手,更不可能派大量兵马进驻召陵,对残城进行着手修缮。一般说来,破山开渠要在汝水北岸进行,楚山当务之急,就是需要在北岸建立稳固的防御,确保上万青壮民夫、匠工破山开渠之事,不受敌军的滋扰,而非将有限的资源及人力浪费在南岸召陵城的修缮上。然而问题在于,楚山弃近在咫尺的召陵残城不占领、修缮,突然间将上万人马及不计其数的资源运过汝水,岳海楼即便无法洞察楚山真正的意图,但哪怕出于卧榻之下不容他人酣睡的思量,他都会第一次时间调兵遣将进逼过来,将楚山兵马从汝水北岸逐走。想要迷惑岳海楼,引开叛军的视线,哪怕会因此浪费颇多的资源及人力,楚山还是要先分兵去守召陵残城,并投入资源对残城进行修缮。这么一来,岳海楼就极有可能会误以为楚山在小雀山及北岸长坡的动静,是要建造一个能对许州、陈州保持一定压力的前出营垒,会误以为这是楚山兼领淮上西翼防线之后正常的防御体系完善,而非突然间要搞其他什么大动作。唯有如此,前期才有可能令岳海楼懈怠,将一些时间、精力以及资源浪费在对应的防御部署,为楚山再争取半个月到一个月的准备时间。这个当中极为关键的一项工作,就是要在小雀岭与北岸长坡之间建立稳定的联系。一旦大规模的青壮民夫、匠工正式进入北岸长坡破山开渠,到时候岳海楼也能意识到问题所在,必然会集结大规模的兵马|强攻过来。到时候南岸需要快速支援北岸,源源不断的输送粮秣、人马,又或者考虑最坏的情况,抵挡不住敌军的攻势,不得不暂时放弃破山凿渠的计划,这么多人马、民夫要快速撤到南岸,靠渡船是远远不够的。此外,敌军还控制着汝水入淮附近的淮川城。这也意味着敌军在颍州的水军,能经淮川进入汝水,逼迫小雀岗协同作战;楚山在周桥、信阳操练的水军,却没有办法进入汝水作战。单纯在南北两岸连舟建浮桥,太容易为敌军摧毁。陈子箫、周景、唐天德、喻承珍以及庄守信之子、负责率领匠师队伍的庄庸,反复研究过几个方案,决定在小雀岗与北岸长坡之间建造悬索吊桥。当世,吊桥又称笮桥,笮,乃竹篾拧成的索,便是桐柏山里常见的竹索桥。不过,早年桐柏山里的竹索桥,多建于跨度不大的溪涧,还需要两侧有天然固定物,如巨树或坚固崖岩凿孔。即便如此,竹索桥的承载力都是极为有限的,无法同时承担十数载满物资的马车或数十人同时通过。桐柏山用瓶形高炉冶炼精铁,打造铁索的成本大降,去年就着手在桐柏山修造铁索吊桥,积累了一些经验。陈子箫他们计划在小雀岗这边建造铁索桥——小雀岗与北岸长坡的岩层距离水面的高度都非常有限,同时河道跨度宽达百步,陈子箫他们则计划开采石块,在小雀岗延伸进河道的石崖之上垒砌七八丈高的石墩高台作为支撑。“这座石台铁索桥,非短时能成,而最终会因小雀岗东侧填石截河而失去作用,但仍然需要同步去建,”陈子箫说道,“这考虑到我们在北岸一旦大规模破山开渠,敌军大规模集结进逼过来也需要时间——这座石台铁索桥是为敌军在北岸大规模集结发动攻势所预备!”“喻先生,滍水北泄可能流经的低陷带,大体在什么位置?”徐怀指着沙盘上,问喻承珍。沙盘制作不易,喻承珍拿手虚指沙盘之上,大体将他这段时间安排人手,于小雀岗北岸所确认的、地势低陷的泄水带,指给徐怀看。于北岸长坡破山开渠,目的是利用低陷带作为天然河道,将滍水导往颍水。这当然不可能是条南北向的直线,据喻承珍所遣人手初步测定,这是一条先北后东,一直延伸到宛丘(陈州治)南侧的商水县,都是相当明确的低陷区。“需要十名熟悉测地之法的匠师,编入斥候队,即刻潜往这一区域,对地形作进一步核实!”徐怀沉吟道。陈子箫、周景皆眼睛发亮,异口同声问道:“节帅是想……”

本文页面地址:www.ganzhou461.vip/txt/198377/60885398.html

精美评论

Comments

伤人
你永远都不知道我为你哭得喘不过气的样子。
相印

别跟他说什么身体是一样的就还是一个人

的告
帶走了最好的妳。
楼三
而是你敷衍回复所带来的距离感

热门推荐:

  第2344章-一壶清酒农门相公追妻忙-笔趣阁 第254章 纤夫新兵-崇祯十五年贴吧-笔趣阁 第573章 慌乱-初六苏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-笔趣阁